版权衍生品开发“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添加时间:2019-07-12 点击量:30

>
※ 详细描述 ※

 
  新动能:IP赋能新时代圆桌论坛环节。

  
  电影《流浪地球》的版权衍生品。

    作为版权开发的重要方向,衍生品的设计生产越来越受到版权方重视。那么,版权衍生产品开发应该从哪个环节开始着手,国内外又有哪些成熟经验,产品问世后又该如何防盗版呢?

    7月5日,在2019青岛国际版权交易会“新动能:IP赋能新时代”主旨论坛上,来自业界的多位嘉宾就版权衍生品开发话题进行了讨论和分享。

    版权环境向好促产业发展

    “版权的特点是创造,创新是版权最核心的内容。而从全球来看,创新和创意已经成为全球治理的主要内容。”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中国办事处主管邓玉华在论坛中首先介绍了目前版权产业所处的国际环境。她说,创新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联合国也将创新列为第九大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中国的创新发展同样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中国创新指数排名升至全球第17位,成为******进入前20强的中等收入经济体。

    邓玉华介绍,近年来,围绕数字化条件下的版权保护话题,国际讨论明显增多,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在2016年、2018年召开了全球数字内容市场会议,两次会议都邀请了中国的嘉宾参与讨论,他们向全球嘉宾分享了中国在数字化版权保护方面的先进经验。

    而在版权立法和政策制定方面,国际上的步伐也在加快。2013年6月28日,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马拉喀什便利盲人、视力障碍者或其他印刷品阅读障碍者获取出版作品条约》(通常简称为《马拉喀什条约》)获得通过。邓玉华还特别提到了《试听表演北京条约》,她说,该条约有30个国家加入和批准就可以生效,目前已经有26个国家签约。“我们期望今年能够让这个造福于全球表演者的重要国际条约尽快生效。”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版权产业的经济贡献》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版权产业的行业增加值为60810.92亿元人民币,占全国GDP的7.35%;城镇单位就业人数为1673.45万人,占全国城镇单位就业总人数的9.48%;商品出口额为2647.73亿美元,占全国商品出口总额的11.70%。

    版权产业和文化产业发展紧密相关,可喜的是,中国的文化产业一直稳步发展,其中,动漫产业的表现非常亮眼。国家版权局网络版权产业研究基地发布的《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8年网络动漫内容市场规模(不包括动漫周边产品)已增长至141.6亿元,同比增长53%。

    谈到动漫产业的未来发展,中国动漫集团副总经理陈学会认为,构建版权交易公开市场非常重要,“不能仅仅靠企业之间的一对一合作,这样效率会很低,公允也是很难实现的”。

    邓玉华和陈学会的观点相似,她建议中国的版权产业可以强化版权运用,******程度释放市场价值,要注重从作品价值到权利价值的转变,通过许可、授权、融资等方式挖掘版权作品的价值。

    版权开发要从创作开始

    事实上,经过多年发展,中国已经有不少文化企业开展了版权开发方面的工作。作家出版社有限公司董事长路英勇介绍,作家出版社长期以来都很重视版权的积累、转让,一些原创的文学精品如《陆犯焉识》《老中医》等经过版权交易,“有的拍成了影视剧,有的在融合发展当中释放了其版权的强大经济能量”。

    在2019青岛国际版权交易会的展区中,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的展台格外引人注目,尤其是结合电影《流浪地球》中的标志性元素创造出来的文具、玩具等文创产品,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参观。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影营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海荣在主旨论坛中介绍,《流浪地球》衍生产品开发涉及的品类已经超过100个,目前市场容量达到8亿元左右。为什么这部电影的版权衍生品开发能够获得成功?朱海荣分析说,这部电影票房超过46亿元,观影人次突破1亿,受众数量多,而且由于它属于科幻题材,而科幻题材的特点是富含创造性元素,符号化特征非常明显,所以说这部电影适合进行衍生产品的开发,因此,《流浪地球》创造了国产影片衍生产业的市场高点。

    然而,与《哈利·波特》以及众多成功的迪士尼电影相比,中国的电影版权衍生品开发还远远不够。朱海荣介绍,以迪士尼为代表的影业公司在每一部电影创作开始的时候就把这部电影能生产什么衍生产品、能做什么样的主题乐园等问题考虑进来,然后在拍摄的过程中植入一些标志性的元素,把影片的角色、场景、道具尽量符号化、标志化,让影片有比较强的产业开发、产业延展的能力。“这是他们的一贯做法,而国产电影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一部能够做到这一点,包括《流浪地球》也并没有做到。”

    “中国电影在衍生产品开发过程中面临最主要的问题是国产电影还没有将衍生产品纳入整体的运营框架中。”朱海荣说,出品方、制片方缺乏明确的衍生产品开发以及授权的概念,这是目前中国电影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般情况下,电影拍完之后或者即将上映的时候,做衍生产品开发的团队才可以拿到一点素材,才能够进行产品的设计研发及授权推广,而由于开发时间捉襟见肘,开发的元素非常少,效果也不会太好。此外,即使有人想要拿到授权去开发产品,却常常发现难以找到可以对接的人。还有另外一个极端情况是,当一个版权形象稍微火了之后,由于产业的不成熟,版权方会漫天要价。

    盗版顽疾治理需多方配合

    在讲到中国的衍生产品开发时,朱海荣提到,目前衍生产品开发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盗版的冲击。正版的衍生产品因为要加上授权的成本,价格会高一些,而往往很多盗版产品也能做得很不错,但是价格却会便宜很多。又因为盗版产品不需要经过一系列的审核,它的面世速度会更快,因此正版产品面对的压力很大。

    陈学会则提到,针对版权衍生产品侵权的行为比较多,目前版权衍生品在价格的确定、评估以及版权交易方面还不规范,这会影响从业者自身的利益,业界应该对这个问题给予足够的重视。

    “这不是哪一个环节的问题。”朱海荣说,盗版产品的产生缘于版权保护意识的缺失。他认为:“衍生产业的发展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需要版权方、运营方、产品方、渠道方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相关部门和机构、广大消费者充分重视,而且需要严格的行业自律,这样才可以系统地推进产业的发展。”


HEILONGJIANG NORTHEAST DIGITAL PUBLISHING MEDIA Co., Ltd.
ENGAGED IN DIGITAL PUBLISHING BUSINESS OF THE PROXINCE’S LARGEST INTEGRATED MEDIA COMPANY